欢迎访问孝感市纪委监委网站! 今天是:

【随笔】在应城创作三十年

发表日期: 2019-09-04 20:31 作者: 来源:本站 点击量

二十岁左右时,我本来是写小说的,几年以后,一不小心,爱上了编剧,因为舞台能立体地表现自己的作品,很具诱惑力,容易上瘾。那时候,我处在痴迷期,面对许多人才下海淘金的状况,我却只想守着一个相对铁一点的饭碗,一门心思地做好专业剧作家。在没来应城之前,我分别参加过孝感市、荆州市、湖北省、湖南省、黑龙江省和中国文联举办的编剧培训班,已经有作品获奖,但现在想来比较青涩。

我最好的创作时段是在应城,所学的各种知识绝大多数用在了这片热土上。我倒不是专门来说创作业绩的,而是回想起来,很觉得我的艺术创作跟随整个应城一路走来,其作品有着时代的写照。

一九八九年我作为“人才引进”来到应城,见整个小城没有一栋像样的标志建筑,解放街据说是应城最繁华的一条街,但是房子低矮凌乱,街道狭窄,摊点乱摆,时有小贩争吵。古城大道和蒲阳大道比较宽,却隔那么远就能看见一路的马粪。以汉宜公路为界往南看,全是庄稼和瓦房村庄,就觉得这个城市太小太一般。好在,作家一般不只看华丽的外表,或许更喜欢质朴和疮痍,更注重内涵。因人而异吧。我是编剧,一般从事影视、戏剧、曲艺、民间文学创作,这类作品绝大多数要紧贴现实,与党的各种政策、思想、重点、热点,尤其是地域特色同步。那么,从写作的角度讲,对环境不可以也没必要有挑剔,落在哪里,就得在哪里快速进入角色,好比嫁出去的姑娘,无论到了什么样的婆家,都要赶紧融入这个家的亲族圈,喊别人的父母为爸爸妈妈,为这个家劳动,为这个家生儿育女,当然,自己也是可以在这个家创造幸福的。

初到应城,知道了“膏都盐海”这个大概念,但一下子难得深入了解,于是我决定先走走“茶山渔湖”。那时候还属于改革开放初期,应城的农民出门打工的人很少,因为人均田亩不算少,可以维持生活。这种情况下农民的思想观念就会比较保守,好比之前几千年一样,种几亩田一年一年地过,不担什么风险。可是这不符合国家急切快速发展的大构想啊,作为文艺作品就应该契合国家的政策,从而引导农民如何思维、如何行动,激励农民投身到改革开放的热潮中去。这种想法驱使我在应城的第一个作品是“民歌表演唱《湖乡新歌》”,作品描写一个农村妇女冲破老旧观念和家庭阻力,卖掉陪嫁的金耳环,坚决要承包一片“拖泥带水”的荒地,在“拖泥”地养鸭,“带水”地种荸荠,不久就率先成为全村的“万元户”,带动全村人转变观念。

九十年代至新千年这个时段,应城的城乡明显有了改革开放的气势,开发区起步,一步一个脚印地往前走着,工业农业商业贸易等等都很有改观,经济实力大有提升。也就是这个时期,全国计划生育掀起高潮,标语大街小巷、农家墙院到处可见。那十几年,应城市计生委和一些乡镇、厂矿、医院、乡村都找过我,我大概写了二十个关于计划生育的文艺作品,分别在应城城乡、周边县市、孝感、武汉参加各种主题的演出活动。内容有反映躲着超生的,公公婆婆发飙的,提倡男子结扎的,表扬拥护政策的,男女平等的,女孩更孝的等等。但是,虽然“宁可血流成河,绝不超生一个!”“喝药不夺瓶,吊颈不解绳!”这类题材很容易出戏,而我坚决不写这种人性扭曲的情节,也就是说,剧作家需要敏锐,要有超前的判断。

应城的计划生育工作做得是比较好的,那十几年里,应城人口逐年负增长,出生率下降很快。

现在,中国人的生育观念发生了非常大的转变,国家放开二胎政策,可部分老百姓不想生了。一月前,有人给我打电话,希望我为他们写一个关于“劝生”的小品,我就想啊,上半场叫黄宏去演“超生游击队”,下半场再叫黄宏去演“丁克夫妻拒怀孕”,这是不是很有意思呢?呵呵,瞧这时代,咋就变得这么快捏?

新千年之后的应城,人民的生活从经济角度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个阶段,“文明创建”,“廉政建设”成为主题,富裕了的中国人如何提高思想素质,如何继承传统美德,如何遵纪守法这个问题亟待考虑并且实行。市委市政府、市纪委、市政法委、市文明办等等部门和单位,年年都有专题活动,我经常到各地采访或者收集资料,这类的作品我又是写了一大溜,不少于80个。内容涵盖很广:敬老孝亲,夫妻恩爱,子女教育,邻里和谐,校园德育,社区建设,党风廉政,惩恶扬善,剔除陋俗,爱岗敬业,崇尚英雄,传统典故等等。每个剧节目都紧扣主题,及时讴歌应城乃至全中国的人和事,当然也有讽刺警示。除应城域内各种专题演出外,《人在刹那间》《请帖》《人间有真情》《信义夫妻》《孝廉孟宗》《甘用血泪尽孝心》《不眠之夜》《切不开的蛋糕》《生命如歌》《为人父母》《扛家的女人》《山之验》《红嫁衣》等等大中小戏剧和曲艺作品都参加了省级汇演,或者参加全国剧本评奖及发表。有道是,窥一斑能知全豹,回头看我这类文艺作品,大概能看出一个地方的文明创建和廉政建设的历程,许多有着时代特性的人或事“居住”在我众多的作品里,回头翻看,还真有些趣味。

“应城春晚”是新千年以来应城文艺的一个亮点和看点,是应城人的年夜饭,其中创作节目是重头戏,每年春晚都要出现我的一到两个作品。这些作品多数是直接反映应城的经济建设和人文情怀,每每创作这类节目都要熟悉大量关于应城当年的建设案例和指标,人民生活变化的具体状况,尤其可以学习市委市政府的工作报告,上面各方面都写得很详细。可以说,通过这些学习、了解和创作,我见证了应城的日新月异,突飞猛进。

近年来,“精准扶贫”,“扫黑除恶”是主题,我是不可以也不想绕开这种重要题材的,便去各地采访,挖掘这类素材,写成文艺作品,比如扶贫小品《牛四相亲》,扶贫小戏《结穷亲》,扫黑除恶小品《保护伞》,小电影《自焚》等等。也为外市创作了扶贫大戏《澴河村的故事》,在湖北省获奖,同时被省文化厅列为进京演出优秀剧目。

三十年,我一共创作了戏剧、小品、曲艺、专题片、纪录片作品200个,绝大多数的内容或者演出活动与应城有关。应城在不断变化,我的创作笔触也在不断变化。在我的笔下,应城从那么巴掌大的一个满眼乱象的小城,变成今天的城市宽广,高端大气,多姿多彩;从满街自行车和驴拉车横冲直闯,到现在行人礼让,满眼轿车有序缓行;从土路扬尘,黑沟流臭,土砖房乱七八糟的乡野,到今天的村村通了水泥路,户户楼房似别墅,老少着装美而雅,农机收割车代步的新农村,令人着实赞叹。

编剧之笔,与时代一起跳舞!我总是督促自己不遗余力地做好剧作家:剧作家总是习惯性地去发现和挖掘生活中的美,提炼产生一种美的结晶。剧作家总是用真心真情去拥护党,去爱人民,否则就是虚假甚至灰暗的心灵,这种心灵所常带的情绪,就会抵触剧作家“应时应景,歌功颂德”的写作模式与风格,就算勉强接受了写作任务,也不可能写出讴歌时代和人民的好作品。剧作家一般不是为了玩文学和附庸风雅,是务实的吃苦耐劳的作家,对位子和权利不感兴趣,遨游在自己的精神世界,自得其乐地服务党和人民,精修自己独有的价值。

 (作者:吴厚雄  报送单位:应城市纪委监委)

« 上一篇  |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