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孝感市纪委监委网站! 今天是:
当前位置: 首页 > 理论研究>理论观点

浅析渎职案件审查调查工作

发表日期: 2021-03-24 15:33 作者: 来源:楚天风纪 点击量

渎职犯罪是具有严重社会危害性的犯罪为有效查办该类犯罪,做好渎职案件审查调查工作,需要做到精准把握渎职犯罪的概念及管辖,厘清渎职犯罪问责、党纪政务处的边界明晰渎职案件审查调查的基本路径

一、把握渎职犯罪的概念及管辖

1.渎职犯罪的概念。渎职罪是指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在行使职权或者履行职责的过程中,滥用职权、玩忽职守或者徇私舞弊,妨害国家机关公务的合法、公正、有效执行,损害公民对国家机关公务的客观、公正、有效执行的信赖,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行为。广义的渎职犯罪除了上述情况外,还包括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员失职罪,以及报复陷害罪、侵犯少数民族风俗习惯罪等。监委管辖的渎职罪对应广义渎职犯罪的概念。

2.渎职犯罪的管辖。监察法第十一条规定:“监察委员会依照本法和有关法律规定履行监督、调查、处置职责:(二)对涉嫌贪污贿赂、滥用职权、玩忽职守、权力寻租、利益输送、徇私舞弊以及浪费国家资财等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进行调查”。监委的调查不同于司法机关按照刑事诉讼程序进行的侦查活动,是针对公职人员的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进行的一项法定监察工作。上述规定,是对监委管辖的犯罪类型进行的原则性规定,与刑法所规定的罪名不是一一对应的关系。根据有关管辖规定,监委共对涉及贪污贿赂、滥用职权、玩忽职守等六大类犯罪88个罪名拥有管辖权,其中部分罪名监委和其他机关共享管辖权,监委只负责公职人员涉嫌该罪名的管辖。涉及渎职犯罪问题的主要有三大类,分别为滥用职权类犯罪,玩忽职守类犯罪,徇私舞弊类犯罪。这三类罪名是渎职犯罪抽象罪名,抽象出了三类渎职犯罪的基本特征。在审查调查工作中,应注意使用刑法中规定的具体罪名,以免造成混淆。

二、厘清渎职犯罪与问责、党纪政务处分的边界

作为对公职人员在履职过程中失职渎职行为的三种追责方式,问责、党纪政务处分、追究渎职犯罪在实践中可单一适用也可合并适用,依据权责统一、罚当其责原则,三者处罚程度也随着违纪违法情节和危害程度的加重而依次递增。

1.问责。问责包括党内问责和监察问责,党内问责适用于党组织和党的领导干部不履行或不正确履行职责,导致严重后果或不良影响,从而对负有领导责任的党的领导干部和党组织追责的一种方式。监察法颁布实施后,在党内问责的基础上,也将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的失职失责问题纳入问责范畴。如,在脱贫、环保等工作中,党组织及领导干部因没有正确履职而导致脱贫攻坚不力、污染治理不到位等不良社会影响,就属于问责的适用情形。

2.党纪政务处分。党纪政务处分包含两个层面,依据党纪处分条例对违反党规党纪的党组织和党员,根据其错误性质和情节轻重,给予警告直至开除党籍的纪律处分,依据监察法对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给予相应政务处分。

3.渎职犯罪。渎职犯罪针对的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实施的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等犯罪,以及利用职权实施的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的犯罪,刑法意义上涉及滥用职权类、玩忽职守类、徇私舞弊类、侵权类、泄密类五大类共44个罪名。

4.联系与区别。从构成要件看,问责更侧重后果和不良影响;党纪政务处分更注重违纪违法事实的存在。构成渎职犯罪的渎职行为在客观行为表现方式上与问责、党纪政务处分具有一定的竞合性,都表现为公职人员在行使公权力的过程中不履行或不正确履行职责的行为。其中,问责与渎职犯罪都要求因渎职行为所导致的不良影响或后果的存在,而渎职行为只有在达到情节严重或者造成重大损失时,才构成相应的渎职犯罪。是否达到渎职犯罪立案标准的危害程度和严重后果,是区分渎职犯罪与适用问责、党纪政务处分的关键所在。

三、明晰渎职案件审查调查的基本路径

1.强化政治属性新要求。纪检监察机关对国家公职人员职务行为的校正作用,具体反映在对每一起渎职案件的审查调查活动之中。在查办案件时,除了弄清相关违纪违法犯罪事实,更要站在党的建设尤其是政治建设的高度,来审视案件背后的政治社会问题,以高度的政治敏锐性、政治洞察力和政治责任心来深刻剖析导致问题发生的政治社会因素,为政治生态建设提供借鉴。

2.坚持贿渎并查新常态。在渎职案件中,趋利型渎职犯罪越来越突出,渎职犯罪与贿赂犯罪相互交织、互为因果,二者的共生性与伴生性,既是渎职犯罪的一大特征,也是审查调查工作面临的一个新常态。抓住了这样一条规律,对于选择调查方向和突破口,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当前在查办失职渎职案件上,贿渎并查已经成为了一种新常态。

3.开启“原”“本”同办新模式。“原”,即原案,是指在查处渎职案件(“本”,即本案)过程中涉及的与渎职案件的调查与认定密切相关的其他案件。渎职案件原案事实往往是渎职案件事实的有机组成部分,是认定渎职行为的基础,而渎职案件事实往往又是原案事实的延伸和发展,是认定原案的前提和保证。只有将两者事实全部查清,才能保证准确地认定渎职案件及其原案。监察机关对重特大渎职案件所涉及的必须及时查清的其他案件(原案),及时依法并案查处或者跟踪督查,有利于及时准确地查处渎职行为和打击相关犯罪。实践证明,由“原案”到“本案”的调查模式,在及时打击黑恶势力“保护伞”、查处重大责任事故背后渎职违纪违法犯罪等方面,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4.区分“故意”“过失”新特征。从犯罪学的意义上讲,行为特征是犯罪的本质特征。无论在调查思维上,还是在调查实践中,只有抓住了这个本质特征,才是抓住了案件的关键所在。从行为特征上区分渎职犯罪,可以概括为作为犯与不作为犯这两大类型,反映在主观特征上,也就是故意犯与过失犯的问题。这两大类型,虽然都是渎职犯罪,但因其行为特征的不同,各自也有其不同的规律特点,需要我们在办案实践中认真予以把握。

5.发挥宽严相济新效果。要力避“就案办案”的思维和行为模式,真正把案子办出政治性、大局性和思想性。毋庸讳言,不严查,不足以及时有力地震慑违纪违法犯罪行为,也不利于彻底弄清事实真相,深入总结经验教训,改进和加强党的各项建设;而宽严相济,则是为了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区分情况,惩治极少数、挽救大多数,以最小的代价,获取最大的收益。要提升政治站位,树立大局意识,善于把思想政治工作贯穿于查办案件的全过程,渗透于办案工作的各个方面、各个环节,切实把查办案件的过程变成教育人、警醒人、挽救人、塑造人的过程,让消除矛盾、缓解冲突、减少对立面成为审查调查工作的主旋律,从而取得办案工作最好的综合效果。(孝感市纪委监委

« 上一篇  |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