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孝感市纪委监察局网站! 今天是:
当前位置: 首页 > 党风廉政教育 > 以案释纪 >

被金钱捆绑的“抱团班子”

发表日期:2016-05-26 14:50:58 来源:本站 点击量

得知社区将要拆迁的消息,他们密谋变卖集体资产,并违规以亲戚朋友名义低价购买,骗取拆迁补偿款和安置土地;听到组织调查的“风声”,他们订立攻守同盟, 伪造会议记录和发票,联手对抗审查,终因分赃不均致使“同盟”土崩瓦解。江西省抚州市临川区上顿渡镇多名镇、社区干部沆瀣一气,“抱团”骗取国家拆迁安置 补偿款——

“上顿渡镇章舍社区党支部书记丁岸堂、居委会主任熊全模、会计付辉昌、民兵营长龙盛高、妇女主任邓燕琴以及上顿渡镇政府驻章舍社区干部吴冬明,因骗取拆迁 补偿款和安置土地等问题受到开除党籍处分,并被移送司法机关……”江西省抚州市纪委日前启动严查群众身边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专项行动,并通报了一批典型案 件,这起腐败窝案就在其中。

上顿渡镇是抚州市临川区的党委政府所在地,随着近年来城镇化进程的加快,位于城郊的上顿渡镇拆迁安置工作更加繁重,国家投入的相关资金也越来越多。该镇少数党员干部经不起诱惑,内外勾结,走上了贪腐的“不归路”。

集体密谋策划——

低价购买社区资产

2006年12月,临川区政府开始筹备章舍社区居委会新村建设工作,计划将对涉及拆迁的居民进行补偿和安置。不久,章舍社区居民中就流传开“拆迁补偿的金 额很高,也许能一夜暴富”的说法,这让社区党支部书记丁岸堂不仅听在耳里、记在心里,还打起了居委会旧办公楼和社区小学旧教学楼的“小九九”,认为发财的 机会终于来了。

根据规划,居委会的旧办公楼和社区小学的旧教学楼均处于新村建设范围,如不出意外,这两栋楼会被拆迁。但办公楼和教学楼的产权属于居委会,是集体资产,如 果想以个人名义获得拆迁补偿款和安置土地,丁岸堂个人无法办到。于是,丁岸堂把居委会主任熊全模、会计付辉昌、民兵营长龙盛高、妇女主任邓燕琴召集起来, 说:“区政府正在筹备新村建设工作,居委会的旧办公楼和社区小学的旧教学楼一定会被拆迁。这么大的面积,如果能先买到私人名下,拆迁时定会获得一笔不菲的 ‘收入’”。丁岸堂还承诺得来的拆迁补偿款和安置土地按5份平分,并称“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面对巨大诱惑,大家都心动不已,一致同意了丁岸堂的提议。后来,丁岸堂将这一“计划”透露给了上顿渡镇政府驻章舍社区干部吴冬明,随后吴冬明要求“入 伙”。丁岸堂盘算如果有吴冬明帮助,操作将更加便利,便答应了吴冬明的要求。由此,一个由6名镇、社区干部共同密谋的骗取拆迁补偿款和安置土地的协议就此 达成。

如何把旧办公楼、教学楼买到手呢?丁岸堂等人商量后决定,分别用自己亲戚朋友的名义购买,以掩人耳目。但仅拥有房产还不够,按照国家相关规定,户籍在章舍社区的拆迁对象才能享受拆迁安置补偿。因此,丁岸堂等人先着手将各自亲戚朋友的户籍迁入章舍社区。

与此同时,他们向上顿渡镇政府提出申请,表示希望通过处置旧办公楼、教学楼来弥补社区债务。经上顿渡镇政府研究决定,同意章舍社区居委会向外出售旧资产, 并要求必须对外公开拍卖。但公开拍卖使得丁岸堂等人难以通过低价拍得旧资产,于是,他们特地选择少有人关注的时候张贴公开拍卖公告,且公示不到1个小时就 把公告撤了下来。

“老好人”帮忙——

非法获得拆迁补偿

此后,丁岸堂等6人以各自亲戚朋友的名义,私自与社区居委会签订了购买居委会旧资产的合同。由于担心政策有变,他们在合同签订后并没有立即支付共计24万元的购房款。

2009年3月,临川区政府如期启动章舍社区居委会新村建设工作,并出台了更为具体的补偿安置方案,规定只有2008年12月31日之前落户在章舍社区且 有住房的居民,才能获得拆迁补偿款和安置土地。由于丁岸堂等6人的亲戚朋友在2009年1月才将户籍迁入章舍社区,且购买资产事宜未按规定征得全体居民签 字同意,因此,这6人均不符合补偿安置条件。

“煮熟的鸭子还能飞了不成?”丁岸堂心有不甘,便找到时任新村建设工作领导小组组长殷水清请求帮忙。出于“老好人”心态,殷水清在得知丁岸堂等6人的“计划”的情况下,不但没有及时制止并向组织报告,还通过了他们的补偿安置申请。

很快,新村建设工作领导小组便与这6名镇、社区干部的亲戚朋友签订了补偿安置协议,并支付了共计38万余元的拆迁补偿款,安置了一块面积为121.5平方 米的建房用地。丁岸堂等6人将拆迁补偿款和安置土地全部占为己有,巨额的补偿款和大面积的安置土地让6人陶醉不已,连续多天大吃大喝庆祝“胜利”。

订立攻守同盟——

联手对抗组织审查

2009年9月,新村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将已签订的拆迁安置协议对外张榜公示,丁岸堂等6人的亲戚朋友也在公示之列。令丁岸堂等人始料未及的是,当地居民发 现这6人不是章舍社区的居民,集体到抚州市纪委和临川区纪委举报。由于案情牵扯人数较多,市、区两级纪委成立了联合调查组开展核查。

听到“风声”的丁岸堂等人,事先统一了口径,面对调查组的讯问,异口同声地否认了违纪行为。为以防万一,他们随后订立了攻守同盟,企图掩盖违纪事实。在丁 岸堂的“指挥”下,其余5人“补齐”了出售章舍社区居委会旧资产各个阶段的会议记录。为营造出签合同当天就交付购房款的假象,付辉昌使用已经过期的抚州地 区农村经济合作组织收款收据将交款时间提前至2007年5月10日。起初,他们的攻守同盟给调查组的核查带来了困难,但通过外围调查和内部取证,大量证据 浮出水面。

针对此案涉及6名镇、社区干部的亲戚朋友这一情况,调查组联合抚州市公安局临川分局开展调查。由于分赃不均加之内部矛盾,这个看似牢不可破的攻守同盟很快就崩塌了,丁岸堂等6人全部交代了违纪问题。

“用金钱捆绑在一起的‘抱团班子’原来如此脆弱!”丁岸堂在忏悔录中说,他作为社区党支部书记,不但没有管好基层党组织,还串通镇、社区干部侵吞集体资产,骗取拆迁补偿款,实在是不应该,现在后悔都来不及了。(陈哲)

« 上一篇  |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