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孝感市纪委监委网站! 今天是:
当前位置: 首页 > 党风廉政教育 > 清风文苑 >

廉政小小说:一夜

发表日期:2015-12-17 16:58:45 来源:本站 点击量

马登云在办公室里踱来踱去,烟缸里的烟屁股早已堆积如山。虽说在工作上游刃有余,但是三个月前的那件事,让他内心一直都没安宁过。窗外,阴沉的天气混合着傍晚的昏暗,让人感觉有点压抑。他的思绪一直停留在那个夜晚,对于办公桌上那个鼓鼓的信封,都懒得看一眼。

二十多年前,他是村里第一个考取的大学生。这一直是他的骄傲,也是他在村里当民办老师的母亲的骄傲。父亲在他大一那年积劳成疾离开了,他甚至都不知道那些年,母亲是怎么样供完他上的大学。毕业工作以来,他一直最感愧疚的就是母亲。这些年,他一直都在努力工作着,如今成了这个镇里的最高行政官员,女儿已经上大学了。但是,他对母亲的爱,不,是敬仰,一直还停留在自己的学生时代。

三个月前,镇里养老院准备扩建,光屁股一起长大的刘辉立马找到他,请他吃饭。刘辉初中毕业就步入了社会,卖过早点,收过废品,干过建筑工,这几年通过承包工程,日子过的很不错。马登云早年甚至借过钱给刘辉,对于刘辉请吃饭这点事儿,早已习以为常,无非是吹吹牛侃侃天。他下班后如约去了,那餐饭一直吃到晚上十点多,分别的时候醉意朦胧的刘辉拉住他说:“哥们,这三万块钱你拿着,给侄女用点,再给伯母买点补品,算是我孝敬伯母的。”马登云推辞再三,碍于情面收下了。再说,他正需要钱,女儿上学,母亲身体不好。不过第一次收拿别人的钱,他心里有点虚。

回家后,他把刘辉给钱的事儿跟爱人常英说了,常英跟他说拿人家的手短,让他把钱还给刘辉。他觉得爱人小题大做,虽说常英和他争了半夜,但是马登云还是把钱悄悄的给了女儿。他觉得,有必要让女儿生活得更好一点,不能像他读书的时候那么苦。

居然在办公室呆了一夜。钟声提示马登云,已经凌晨四点了,可是他毫无睡意。天亮后敬老院扩建招标的事,让他内心焦躁得如同找不到路的旅行者。他知道刘辉的建筑队毫无资质,但是……他百无聊赖的拿起办公桌上的那个鼓鼓的信封,打开,里面整整三沓钱,还有一封信,是母亲的。他急忙坐在灯下看了起来。


登云儿 :

你爱人常英已经把刘辉给你钱的事儿跟我说了。妈当了一辈子的民办教师,只懂得清清白白做人,勤勤恳恳做事。你爱人说得对,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短。拿了人家的钱,就要给人家办事,这就是受贿吧。登云,你可知道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慢慢的你就会滑向一个你无法自止的深渊。古语说,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孩子,妈也不跟你讲太多的道理,你比妈懂得的更多,记住,心底无私天地宽。妈知道刘辉给你的钱你已经用了,这是妈这几年攒的三万块钱,望你好自为之。×日


刺眼的灯光下,马登云泪流满面,拿信的手好像承受了千斤的重量而不住的颤抖。往事历历在目,一直听妈妈的话,一直就没有出错过。而窗外,东方的一缕曙光,正在极力的撕扯着黑暗。马登云站了起来,揉了揉通红的眼睛,坚定地向门外走去。

(从佰林  中洲农场)

« 上一篇  |   下一篇 »